所在位置: 首页 > 《鞍山教育》网络版 > 2019年-2期 > 文章驿站

美的感悟

作者:刘思源 栏目:2019年-2期 文章驿站

        美是顾城说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美是林清玄说的:“人间最美是清欢”;

  美是林语堂说的:“优雅地老去”;

  庄子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我能想到所有跟美有关的词语都是美好的,就让我们从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这五种感觉来重新感悟美。“美”并不只是技术,“美”是历史中漫长的心灵传递,那些诗歌、音乐、绘画、雕塑与建筑,在最沮丧之时,依然焕发着生命那动人的光彩,我相信“美”便是生命的唯一目的和意义。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它打开了,心灵就能感知五彩斑斓的世界,因此,视觉是我们了解世界的第一种感觉。

  视觉美

  我们关心“美”在日常生活里面常常会用到这个字。也许是在某一个海边,看到夏天黄昏的时候,大片灿烂的夕阳。你可能工作很忙很累,可是你忽然呆住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夕阳?怎么会有这样的颜色?那个发呆的时刻。你可能会说:哇!真美。这种感觉很像德国的美学家康德说,“美是无目的的快乐”。我们看到那一片夕阳的时候得到非常大的快乐,可是没有目的,这些与权利、财富无关。既然没有现实利益,也没有现实目的,更没有任何物质上的价值,可以说无欲无求也是一种美。

  在唐朝初年,一位做大官的诗人叫张九龄,他写过非常动人的诗《望月怀远》: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他写海面上一轮明亮缓缓升起,然后他被那个月光感动,他觉得不希望烛光干扰了月光的美,他用了灭烛怜光满。所以他熄灭了那个蜡烛,因为他觉得月光是这么圆满,我相信诗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月光,甚至是感动的泪。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可是他想到很远地方有个朋友,希望把生命里最珍贵的东西送给这个朋友,便说不堪盈手赠。我没有办法用我的双手捧起这个月光送给你。我们有时候觉得很多东西不太想跟别人分享,认为分就是少。可是我认为张九龄说不堪盈手赠的那个东西就是“美”,那片月光是分不完的,而且越分越多。

  既然美可以分享,我觉得教育也同样是分享的过程。今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山南小学的一群学生们在操场上画写生的场景让我记忆犹新,美术教师何翠玲在上课时,发现学生们偷偷望向窗外。可能学生们已经厌倦了每日盯着黑板和枯燥的课堂,为什么不让学生们走出教室,在大自然中寻找美呢?于是何老师决定在操场上上一节题为《找春天》的美术课。整节课学生们兴致盎然,专心致志地观察桃树发芽、花苞开放的生长过程,用嗅觉来感受花的芳香、泥土的味道,用稚拙的画笔描绘这美好的春天。也许这节课会是学生们长大后印象最深刻的一节课,因为,他们在画春天的同时,心里种下了一颗美的种子,脑海里印下了视觉和嗅觉的美好回忆。其实,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老师。孩子们通过视觉的观察寻找美,嗅觉的感觉记忆美,一切自然而又美好。

  听觉美

  我们在作美的判断的时候,不仅打开了视觉通道、也同时开启听觉通道。  

  1000年以前,苏东坡在赤壁赋里讲了同样的话,山间的明月,江上的清风,眼睛看到了就是最美的色彩,耳朵听到了就是最美的声音。那个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祖国各地到处都有。那为什么我们又舍本逐末?所以我想今天讲美的感悟,并没有大量的名画、雕塑、建筑……其实我希望大家不要把“美”高高地悬在空中,因为我们的生活本就很美。如果美可以发出声音,那是什么样子呢?

  在现实生活中,还真的有这样一位奇女子,而她的特殊技能是用眼睛看见声音。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27岁女艺术家梅丽莎·麦克拉肯(Melissa McCracken)竟然能用画笔将声音用颜色表现出来。梅丽莎15岁时发现自己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疾病——通感,即大脑在分析一种感官信号时与其他信号有了交叉。因此,她可以看到不同声音里蕴含的丰富色彩。虽然,梅丽莎在大学时主修的是心理学专业,但她却另辟蹊径,成为了一名艺术家。听到不同的歌曲,梅丽莎就会动笔将它画出来,而她独有的技能使她的画作将音乐的旋律、节奏与美感展现得淋漓尽致。梅丽莎称,不同流派的音乐拥有不同的颜色,甚至连演奏的乐器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比如古典的吉他是黄褐色的,而潮流的电吉他则是冰紫色或蓝色。这样神奇的“特异功能”让人倍觉新奇。

  味觉美

  我们看到的夕阳、月光,盛开的鲜花及满天繁星都是视觉的美,我们听到的声音的美是听觉。我们不太讲味觉,我们虽然还有美味、美食、美酒这些生活中每天都经历的美,却很少提高到艺术层面来讲。因此我们有三个感官,其实被遗忘了很久,一个是嗅觉,一个是味觉,还有一个触觉。在人类的文明当中,它慢慢跟艺术的东西脱节了,可是我很希望把这三种感官再找回来?味觉,我们的口腔每一天在体验多少的味觉的复杂度,这里就有两个字要分辨,一个叫吃,一个叫品。

  老子在《道德经》里讲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第一创造性是美,是西施,而模仿则是东施效颦,所以很多人说毕加索很伟大,可是你模仿毕加索,一点价值都没有。我曾经听过一节小学美术课《大师画我也画》,老师在结束语说:希望学生们将来都成为“梵高”那样的大画家,这位老师忽略学生个体差异及艺术的创造性的培养,如果我们培养学生的审美及绘画能力,就是为了培养梵高二号、三号……那他们都成为了复制品,这是违背自然教育的。记得国画大师齐白石曾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意思是可以借鉴前人的经验,但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千人千面就是说笃定地做自己,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如果说品味包含了品牌,我想说宋瓷是世界瓷器第一品牌,而且是1000年的老品牌。因为宋代的瓷器创造了单色系的美,有品味、有个性。宋代之前是唐三彩,之后是元青花、青彩瓷、珐琅瓷,宋朝的瓷器虽然只有白色和青色,但同样美。定窑的白瓷主产地在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因该地区唐、宋时期属定州管辖,故名定窑。在北京故宫博物馆展出的定窑,有甜白、象牙白、米白……各种的白色系列陈列。宋朝的瓷器与唐朝追求鲜艳的颜色不同,宋朝是绝对不要模仿“唐三彩”强烈对比色彩的,努力的研发单色釉系当中的白色、青色。所以宋朝是世界第一个发展出美学上高品位的极简主义,宋朝的水墨画也是把色彩去掉。在台北故宫,宋朝的三件镇馆之宝,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李唐的《万壑松风图》、郭熙的《早春图》,三张水墨山水画都是没有色彩,整个泛黄的底色是绢的颜色,很古朴,我想世界还没有一个民族敢于把绘画里的色彩拿掉。有一句话叫墨分五色,如果我们的视网膜辨别颜色足够细致,会看到这三幅单色山水画的墨色有丰富的变化。如果美是质朴的、独特的、无价的,就是品味无需用价钱来衡量的时候,身边的美便多了起来。

  嗅觉美

  生活中我们知道嗅觉比视觉传的更远。《金缕衣》中有言: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主要是劝人们“莫负好时光”,为什么要在花开时折枝,我想是希望这美好与人分享,因为越分享越多。这枝盛开的花因为被带回来,而被更多人所欣赏,正所谓“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植物学家告诉我,花的美是在上亿年的竞争中形成的,不美的都被淘汰了,为什么白色的花香味都特别浓郁?因为它没有色彩去招来蜜蜂,只能靠嗅觉,正是这独特的生存技能帮助白色花朵繁衍生息。我们不妨做个实验,用布蒙起眼睛,用嗅觉判断哪个是茉莉花、哪个是百合花、哪个是玉兰花……每种花的香味都不一样,而我们还真没有对香味的具体词汇或语言来形容,只能淡淡的感觉茉莉花的香气很淡、百合的香气浓烈、含笑花的香气带有甜甜的味道。花朵也正是通过对嗅觉的刺激,带来许多感官上的美好。

  天津美院的国画家李津,他是用真性情过日子的实在人。他的画不同于历代文人画,传统文人一向追求清高淡雅,常画竹菊梅兰为四君子图。李津画了很多消费主义的东西,实际上是反映了一个时代人的心态,最起码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人的心态,表现自己的小生活和大生活之间等同和对应的东西。绘画虽然是描绘自己的生活,同时也描述了时代。他挖掘绘画作品中的消费感和丰盛感。“乐趣”就成了李津艺术的“主旋律”,李津画面中所有的形象创造,无论是男人、女人、美食、食具、茶具、花花草草,都充满了生活的情趣,诙谐好玩,让人看了忍俊不禁。他画“舌尖上的中国”: 一个鸡腿,两根萝卜,三只蟹爪,四头大蒜……李津的画中,我们总是可以看见很多日常的杯碗盆碟筷、餐桌上的萝卜白菜葱和鱼,作品给人一种新“享乐美感”。他的作品会让人想起当下,真实的人物,真实的生活。

  他的《荤素之约》有如满汉全席摆在眼前,与相声《报菜名》有异曲同工之妙,通过视觉的传达,仿佛“嗅”到每一样菜的味道,甚至流下口水。这就是嗅觉的记忆,与味觉和视觉是密不可分的。

  触觉美

  在我们身上,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而触觉是最私秘的感觉,我们最忘不掉的记忆一定是触觉记忆,而且我们在用触觉的时候会陶醉其中。

  乔布斯开发了人类最私秘的触觉感,很多人都是乔布斯忠实的追随者。从G5到XS,它的风格极简,单纯而干净,价格一直比其他品牌电子产品价格要高出二三倍,有人计算过,如果这十多年你更换超过4部苹果产品,你显然只剩下最后一个苹果X系列或paid,而同样价钱确已经拥有全套家用电器啦!之所以我觉得这个品牌不简单,因为它开发了人类最私秘的触觉感“touch”。现在触感的功能更加强大了,悄然之间你会发现touch已经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了,我们手指指尖最细微的感觉,竟然是被一个科技设计了进去。所以一个真正的设计者设计的不只是产品,他设计了我们的伦理,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感官,他把触觉完全开发出来。

  同样的触觉创意设计确跟钉子有关。一个叫安德鲁的雕塑家,Andrew Myers在一次展览上,他看到一位盲人,身旁有人给他讲画的内容,他努力地倾听,费力地猜测,终究还是一团雾水。Andrew觉得这不公平,为什么盲人就没有权利欣赏画作?他开始闭起眼睛感知盲人的世界:黑暗、无助、只有声音……他想起来,邻居木匠在失去视觉的情况下,他依旧能凭感觉做木工活。他会去森林里用心欣赏风景,会做各式各样的精致木器,可唯独无法欣赏画。这也是他的遗憾。Andrew决定做一个全新的尝试,他要利用螺丝画的特点,为老木匠画一幅肖像,一幅他能“看到”的肖像。安德鲁开始画草稿、钻孔、上钉、上色,每完成一部分,他都会闭上眼用手触摸,用盲人的感觉去感受。他不时还去找老木匠聊天,想知道他感知这个世界的方式。直到有一天安德鲁对老木匠说:“我有一幅画要送给你。”听到这句话时,老木匠愣住了。他不知道Andrew为何要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直到他的手被牵着放到画上,“我的天哪?这是我吗?”老木匠一边摸一边发表评价:“这个胡子很棒,我很喜欢,我的鼻子没有这么大……”他终于像其他人一样,可以欣赏、评论一幅画了。安德鲁之手把一万多颗螺丝钉手工嵌入木板中,通过嵌入的深浅不同产生立体效果。这位安德鲁先生也被誉为“钉子艺术家”。

  今天通过感官上的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来感受美的无处不在。因为我们身上还有好多感官在觉醒的同时也在感悟美,我们都怀着一颗美好的心,通过个人的感悟发现了生活中的美。我认为“美就是回来做自己”,才是对自己存在的意义跟价值的最大体现。美在身边、美在日常、美在每一天,放慢脚步用我们的感觉去感知美,活出精美的自己。

该文章已被阅读 次。投稿邮箱:anshanjiaoy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