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鞍山教育》网络版 > 2017年-3期 > 文章驿站

丝丝授业意 屡屡传道情——一中特级教师李传成访谈录

作者:李霖 郭颖 徐丽艳 栏目:2017年-3期 文章驿站

 

江南的三月春风和熙,百花争艳;北方的三月冰雪初融,乍暖还寒。略微带着丝丝凉意的三月,是新学期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正是这慵懒的春天迟迟不肯到来的时候,我带着两位青年教师李霖、郭颖,在摄影师吉老师的陪伴下,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正是那个让每个教育工作者都高山仰止的传奇教师——一中特级教师,李传成老人的电话。我轻声问候:“李老师,您好,我是鞍山市教师进修学院的老师——徐丽艳,我们想对您做一次专访,之前和您联系过,我们在您家的楼下,您方便吗?……”过了不久,一位满头银丝的老人,步履稳健地来到我的面前,他就是我们今天采访学习的老人家——李传成!

“参加工作近三十个年头了,我对教师的工作充满了那种由衷的爱,那份执着,那份传承,那份荣耀,那份使命。这种久久挥之不去的情感让我对我所挚爱的工作总有些遗憾,那就是,我,以我的思想和坚持,能为我们的家乡鞍山,留下些什么?鞍山教育的那种传承的精神能否像火种一样代代延续?在鞍山教育发展的过程中,那些好的经验,优良的精神是否能够让它散发光芒!”心中这样的憧憬和期待,恰好得到了进修学院领导的支持,可以说是与领导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就有了这次采访!

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李老师的家有着些许雅意!简单的摆设不会因为伴随主人时间过长而羞赧,反衬出主人的清新。清香的绿茶,酸甜可口的橘子,李老师温暖的气场,总能让每一个到访者毫无拘束,也让这间屋子似乎永远都是和煦的春天!

提到李传成这个名字,可以说在教育界中家喻户晓,现在的很多知名教师都是他的后生晚辈,采访之前,心里不免臆测,这样的有知名度的特级教师总该有点名师的作派。可是,眼前的李老师却与我想象中的出入很大,没有一点倨傲的神色,他总是谦和的笑着,说话也很随便,全没有一点名师的架子。心里距离一下就拉近了,采访也似乎成了朋友之间的谈心。

老人家出生于1936年,1962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物理系,被分配到了鞍山一中,担任物理教师,1996年光荣退休。从教35年,退休20年,丝毫没有停止过追寻理想教育的步伐。如今已80岁的他仍在以各种方式,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影响教育、影响教师、影响学生。

走近李老师,你会发现,他是一个喜欢梦想的人,眉宇间镌刻着学者的理性、儒雅与清朗;言谈中透着低调与谨慎;一直揣着梦想守望着教育的这片原野。对生活、对教育,他始终保持着一种理想的憧憬和行走的激情。通过访谈,老人家虽然八十高龄,但记忆清晰,思维活跃。我们自觉不自觉地沉浸在李老师的回忆中……

一、磨砺是强者最好的试金石

那是一个黯淡的时代,李老师因为别人的断章取义,被当成了当时所谓的“牛鬼蛇神”,每天游街示众,剃阴阳头,画黑脸,孩子还小,每天爱人都在担心早上出去,晚上还会不会回来,每天晚上,孩子睡了的时候,李老师才把脸洗净,小心翼翼地回到家里,第二天还要继续……也许正是这个年代的磨砺,才造就历经苦难,痴心不改的一代人,因为他们相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是的,遮不住的!终于,历尽了教师磨难的李老师终于迎来了“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春天到了,恢复高考,也正是这一年,李老师一炮走红,所带领的高考生在高考中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全省遥遥领先!并且成为了知名老师,各种邀请纷至沓来,各种报告,各种会议也应接不暇,这时的我们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李老师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会取得如此成就?那个时代的教书不就是老师教学生学,学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在那个对教育重视程度不够的年代,真有什么方法能让学生那么爱学?随着访谈的深入,答案一点点浮出水面。

二、以人为本的“三破三立”

当时的李老师在教学中遇到了一些困惑,学生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品质才能承担历史责任,文化大革命带来的心理冲击实在太大了,在百废待兴的中国的此刻,只靠老师教能满足学生全方面提高的要求吗?学生应该享受一种什么样的教育才能有成功的体验?而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只是师生关系吗……?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让李老陷入了思考,于是,一种“讨论式”课堂教学法应时而生。

讨论式,顾名思义,就是自学为基础,问题为手段,交互式学习为模式的一种学习方法,李老师当时所述,在课堂态度上突出“大”、“敢”、“会”,李老师坚信,声音大才是一种想学的态度,敢于提问才是想提高的,能够教会别人才是真正的掌握,这让我想起教育教学如火如荼发展的今天,许多老师仍然在沿用那种传统落后的教学方式进行常规授课,教育发展到现在似乎并没有什么改进,从最简单的发挥学生自身个性的勇气都没有,进会沾沾自喜,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实际上是一种教育的滞后!早已提出的就是要注重学而不是教,看来还没有领会,我不由的真心钦佩李老师,对于学生的心理习惯把握的如此恰到好处,实际上静静思考一下,学生不正是上课由于状态不能放开才导致自己的能力没有得到很好的提升,从而没有享受成功的喜悦吗?而三十多年前,复习提问,新课引入,讲授新知,课堂小结,布置作业的五步教学法占据了课堂教学的主阵地,教师授课几乎是同一模式,而教师所起到的作用也是以教师为中心,以讲解为中心,学生获知的过程就只是从教师的脑中原原本本的复制到学生的脑中,现在的我们这些一线教师,几乎都是那个时代的教育产物,而就在当时,十年浩劫刚刚结束,1978年李老在高中物理教育改革的基础上所提倡“辩论式”教学,次年改名为“讨论式”教学,其实每一次的变革都要面临着思想风暴的洗礼,也要承受着方方面面的质疑,也在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因为改革存在着失败的可能!

以人为本,学生才是学习的主体,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具有时代眼光的李老在那时就目光如炬,很清晰的认识到了未来教育应该是以一种什么模式为载体,也正是在那时,经过充分的理论依据,大量的实际经验,科学的学生心理特点分析,严谨的数据统计,“讨论式”教学法具有可操作性,并在1979年高考中一战成名,全班70人,升入大学68人,其中高考物理成绩全省首位!往往成绩的取得伴随的不一定都是鲜花和掌声,同时也有不可避免的非议,“学生讲‘老师不讲’要你老师干嘛?”“搞花架子”……。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或者说换个角度思维你会成为一个科学家,那时的李老还真就有种执拗,李老说:“个人的命运有个人所掌握,别人说得对,我坚决改,不对,我绝不回头”。就是在这种精神力量的鼓舞下,在对教育事业无比钟爱的情感感召下,对学生负责的责任心的驱使下,李老坚持着,完善着,形成了由点及面,由面成体的科学的教学体系!经过多年的探索和研究李老把自己的成果用言简意赅的语言表示出来那就是“三破三立”,一破“教师中心论”,立学生本位的主体教学观;二破“知识中心论”,立能力本位的创造学习观;三破“教书中心论”,立育人本位的教育观。字字珠玑,显现了一位伟大一线教师的远见卓识!“讨论式”教学的大获成功也为李老带来了数不胜数的荣誉,李老师到各地考察,作报告,以及各级的表奖,让李老的眼界更为开阔,从而在教学的基础上上升到了管理,上升到了学校的作用就是带给学生们成功的体验,而领导者应该勇于承担伟大的历史责任,让学生体验成功,从而在未来的空间里能够创造成功!

三、蹲下来做同学们的“大同学”

教学和管理在教育一个学生身上是并重的,钦佩李老教学能力之余,我不禁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李老,您在教学上取得如此令人仰视的成绩,那在您一直担任班主任的这段时间,您和学生是怎么相处的呢?”李老可能是说的太多,想把自己这些年的美好回忆一股脑的告诉给我们,李老的身子向后靠了靠,靠在沙发上,脸上那种有些沉醉的笑容不难说明,这些年的班主任生涯的回忆是美好难忘的!“我在一中时,一直是班主任,那时的我醉心于教学改革,不仅仅在教学上我突出了讨论式教学,而且这种思想还渗透到了我的日常管理当中,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吗?为了培养这些孩子……”李老的班级,每年都重新进行选举,重新选举班干部,但原班干部还能够承担起责任者,毕业后承认其班干部权利。让每一个同学都有班干部的人生经历,这就是李老一直追求的每个同学都有成功的体验。那时候,班级所有的学生都是班干部,都是科代表。学生的积极性高涨,而且由于工作关系,李老师要经常出去作报告,讲座,学生能够自发的讲课、辅导、布置作业。让我想起了魏书生老师,魏老师曾经说过,我成绩的取得不是我一个班主任的功劳,是我们班所有的副班主任完成的。副班主任就是他的学生!那时的每个假期都是充实的,补课在那时不是主流,不会占据学生们的假期生活,李老就带着自己班级的同学到各地参观,考察,和当地颇有名望的国家级重点高中(如:清华大学附中等),两所高中的学生交流学习经验,设计实验报告,进行知识辩论等活动,而这一切的人脉来自于李老到各地讲学时所结交的。而费用则几乎都是李老自己的稿费,尤其在高考后,再进行这种活动,班级一个人都不少,就是这样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李老和学生们建立了淳朴、亲密的师生关系,“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正是这样的李老,不世俗、不势力,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同学,醉心问道,大道至简,还给自己的学生们一个淳朴自然的学习、成长空间!学生们不由的感叹“成长在高中,收益在大学”!每逢匿名的电话,未知的祝福在各个节日悄悄来到身边的时候,李老的心想想也是醉了!教生若此,夫复何求?

四、“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在1991年的时候,一次体检中,李老被检查出了胃癌中晚期,这个消息不啻于一道晴空霹雳,难道自己的教书生涯就这样要结束了吗?有时对一件事情的坚持,对一个事物的钟爱往往会创造奇迹,不甘心过早离开讲台的李老积极配合治疗,在胃被切除五分之四的情况下,重新回到了讲台,并一直坚持到退休!身上清晰可见的疤痕在这位坚强的老师面前不仅不显得狰狞,丑陋,反而为李老的这份坚强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是属于强者的坚强烙印,那是属于成功者的完美刺青!

在从教经历的人生几十年,李老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即使在退休后,李老扔不下,舍不得让自己放下这份沉甸甸的热爱,和暖融融的热情!“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句话在李老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退休后的他,仍然奋斗在教学前沿,更是成为了育华中学,金诚高中的奠基人,在他的理念指引和模范带头作用下,这些学校的升学率直线上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在退休之后,李老成立了名师教研室,继续为青年教师们的成长发挥作用,而且在他的指导下,一批又一批的在鞍山颇有名望的老师渐渐成长起来,成为了鞍山教育事业的中流砥柱!

五、耄耋仍系教书意,鹤发亦存育人心

访谈接近了尾声的时候,李老饶有兴致的给我们看了两段录像,一段是鞍山新闻的采访,去年,李老在鞍山一中为现在高二的学生们教授了一节物理课,在视频中,我们看到接近八十岁的老人站在讲台上,一丝不苟,笑着面对每一个好奇看着他的学生们,眼角不禁被水打湿了,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和爱,让一位八旬老师仍依依不舍自己曾经站过的三尺讲台,那是一种为教育而生的人生!看着思维活跃的李老接受采访时,那准确的语言,那清晰的思路,饱含对教育事业无比的眷恋,对青年人的事先垂范,还有与时俱进的互联网思维。让人感受到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

再有一段视频,就是早在1984年,李老录制的一段录像课,看着视频中的上课的情形,仿佛是穿越,是现在我们的授课模式穿越到了1984年,三十多年啊,我们教育教学在路上三十多年,教改口号喊了三十多年,专家不就在身边吗?毫不夸张,如果这段视频拿到现在,一样是一等奖、特等奖!看的现在我无比汗颜!真如李老所说的那样,现在的教育越来越扑朔迷离,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时代进步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缺乏历史责任感,缺乏这份学生在学校时代应该具备什么能力的担当!越来越多的空话,假话让人难辨真假!世纪教育是朴实的,是无所谓什么高大上的!让每一个孩子在自己的基础上有着自己的提高!李老最后饶有兴致的介绍了自己的课余生活,每天游泳五百米,晚上刻苦耕耘,因为李老不会用电脑,所以在简单过时的电脑边配上了一个写字板!一张张幻灯片就是这样被一点点的做出来的!李老也谈了谈自己的希望,真希望有机会能把一些学校的领导聚在一起,谈一谈学校的建设,当然这也是后话,希望能够在各级部门的努力下达成李老的心愿!

80岁高龄的李老执著于对理想教育的追求,凭借信仰与力量、坚守与超越,成为“为教育而生”的一代师者楷模。

转眼间近三个小时的采访结束了,一次短短的谈话也许不能改变太多,我却能通过李老恳切的言语,照见我们内心的虚妄和浮躁。我——作为一个现行教育战线上的一员,也为教育事业患得患失,担忧年轻教师的成长是那样的功利,担忧未来的孩子们具备生存能力和生存价值吗?但有老一辈的这些精华会不会在我们的手里失传,真的,我能以一己之力为鞍山教育事业做些什么吗?我不禁引发了深思!

敬重您,李老,祝您身体健康,感恩您,李老,您是我们鞍山教育事业的宝藏!期待着下次的倾听!

 

该文章已被阅读 次。投稿邮箱:anshanjiaoyu@163.com